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皇帝義妹不好當蘇慧蕓陸承安小說大結局

皇帝義妹不好當蘇慧蕓陸承安小說大結局

2019-06-17 11:45 作者:只只不醉 瀏覽:513 評論:0

《皇帝義妹不好當》是作者只只不醉創作的古代言情小說,主角蘇慧蕓陸承安,全文講述了一碗新帝賞的湯藥,寵冠后宮的淑妃死了。再次睜開眼,蘇慧蕓又回到了剛進定王府的時候。她依舊還是寄人籬下的孤女,叫定王世子陸承安一聲義兄。一夜纏綿,珠胎暗結,蘇慧蕓帶球跑了。后來,當了皇帝的陸承安找上門,蘇慧蕓才知道,有些人,并不是自己想躲就能躲的。小說正文已經完結,很多人想知道小說結局是什么?在小說的結局陸承安當了皇帝,把蘇慧蕓接入了宮中,卻遲遲不冊封于她,蘇慧蕓以為陸承安并不愛自己,直到之后,她才知道,對方愛的自始至終都只有自己,之所以不冊封自己,是為了找個機會封自己為后。無憂看書網為大家免費提供皇帝義妹不好當蘇慧蕓陸承安小說全文閱讀地址。

皇帝義妹不好當蘇慧蕓陸承安小說大結局

皇帝義妹不好當大結局閱讀

蘇慧蕓嘴巴一癟, 眼圈立馬就紅了,委屈巴巴地道:“我和孩子趕了那么多天的路, 好不容易進了京, 結果你都不來接我們,只讓劉公公把我們帶到朝華宮來,搞得像不要我們一樣……”

老天爺,這就冤枉了,他要是不想要他們,就不會專門派劉福去把他們接進宮了。

陸承安真想大聲喊冤, 連忙向蘇慧蕓解釋,“阿蕓,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我當然是很想去接你們的,之前劉福給我傳信,說的是你們再有三日才能到京城,我就準備的是三日后去接你們,哪知道你們提前到了,我那會兒正在跟大臣們商議北方的戰事,實在是走不開, 才沒能去接你們,這不我一忙完就來看你們了嗎?”

這個解釋還算合情合理,陸承安不是不想去接,是實在太忙,而且陸承安也不知道蘇慧蕓和孩子會提前這么多天進京, 如果知道的話,陸承安不用想都會放下手中的政事去接他們。

有了陸承安的這個解釋,先前還梗在蘇慧蕓心頭的結也解開了,要知道她帶著孩子大老遠地趕回京城,一路上充滿了期待,想著進了京,第一時間就能見到陸承安,誰知道并沒有,陸承安根本沒來接他們,這讓她心里非常失落,最開始有多期望,最后就有多難過和失望。

而且劉福帶著她和孩子到朝華宮安置的時候,她都從劉福那個人精的臉上看出了不妥,那么明顯的表情,讓她更是心中難安,恐生什么變故。

幸好她上輩子也是在宮里待過的,知道有些事不能擺在面上說,哪怕她心中有疑慮忐忑不安,還是努力忍著,絲毫不表現出來,直到這會兒單獨面對陸承安,她才露出她的嬌弱和害怕。

“你知不知道,你不來接我們,我有多害怕,我都以為你不要我們了。”蘇慧蕓紅著眼眶道。

“怎么會了?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們?我恨不得把你們栓在我身邊,時時刻刻都能看到你們。”陸承安心疼得緊,更抱緊了她,低頭親親她的唇瓣,說著好聽的話哄她開心。

“真的嗎?”蘇慧蕓眨巴著眼睛道。

“真的。”陸承安斬釘截鐵地回答,眼望著她,愛憐地道:“你們是我的心肝兒,我舍不得不要你們。”

蘇慧蕓噗嗤一聲,破涕為笑。

總算雨過天晴了,陸承安也跟著笑了,低頭親一親她。

蘇慧蕓眼珠子轉了轉,湊上去主動吻上陸承安的唇,陸承安微微一怔,隨即化被動為主動,加深那個吻。

……

后面幾日,陸承安都特別忙,每日天不見亮地去上朝,下了朝又要處理奏折,還要召集大臣商量北方的戰事,籌集糧草,調兵遣將,實在沒有太多的時間陪蘇慧蕓和孩子。

蘇慧蕓知道陸承安很忙,也不去擾他,每日就待在朝華宮里,看看書,寫寫字,要么就去景春宮陪徐氏和看孩子。

徐氏極喜歡小皇子,什么好的都給他,蘇慧蕓每次去景春宮都能看到徐氏把孩子養得很好,不過幾天就又白白胖胖了一圈兒,手臂和腿上的肉都長得跟胖蓮藕一樣了。

“你就讓他在我的景春宮住著,讓他多陪陪我。”蘇慧蕓每次去,徐氏都這樣跟她說,一副生怕蘇慧蕓會把孩子抱走似的。

蘇慧蕓當然是愿意討徐氏這個好的,反正孩子就在宮里,徐氏也沒有不讓她見,她每日過去景春宮,都能陪孩子玩兒許久,她想給孩子喂奶,徐氏也同意,還夸她這樣做得對,是個好母親。總之,蘇慧蕓和徐氏相處得是很愉快的,兩個人的關系比以前在定王府的時候還要好了。

這一日,蘇慧蕓去景春宮看望了徐氏和孩子,后來徐氏累了,孩子也吃了奶睡著了,蘇慧蕓就告退出來,準備回朝華宮。

走在回去的路上,如玉跟在蘇慧蕓身后,說著她這兩日在宮里的見聞,“奴婢聽宮里的幾個姐姐說荷花池的荷花開了,非常漂亮,娘娘我們去荷花池賞荷花吧,反正現在時間還早,不如去轉轉。”

如玉很想去看荷花,蘇慧蕓現在這么早回去朝華宮也只是看書或者睡覺,去荷花池轉轉也是不錯的,蘇慧蕓就答應了。

蘇慧蕓上輩子在宮里住過一段日子,熟悉去荷花池的路,她和如玉就抄了一條近路往荷花池那邊走。

“朝華宮的那個女人可能要慘了……”

當蘇慧蕓和如玉走到一處假山后面的時候,忽然聽到有個聲音這么說。

蘇慧蕓心想,朝華宮的那個女人不就是她自己嗎?索性停下腳步聽聽后面那人還要說什么。

“朝華宮那女人怎么了?”有人問道。

“朝華宮的那個女人不是都進宮好些天了嗎?皇上都沒有給她封位分,大概是要失寵了。”

“你從哪兒聽來的?”

“嘿,你不知道嗎?她進宮的那天,皇上都沒去接她,只讓劉公公把她送到朝華宮就完了。”

“那是皇上忙沒時間去接嘛,而且她還有個兒子,怎么也不會差的。”

“那可不一定。皇上說他忙就一定很忙嗎?現在后位空虛,皇上又沒有大婚,朝中好些個大臣都想把自家姑娘送進宮,即便不能當皇后,封個妃子也不錯,她們都是有依仗有靠山的,哪像朝華宮的那女人是個孤女。”

“照你這么說,那我們不都有機會,只要得了皇上的寵幸,也能封個娘娘當當,嘻嘻。”

“那是啊,你沒看朝華宮那女人帶著孩子進宮那天,太后就去把孩子抱去景春宮養了,她每天最多就是能去看看孩子而已,養都不給她養,這說明什么?”

“說明太后根本不喜歡她,怕她把孩子養壞了,才不要她養的。”

“可想而知,太后不喜歡她,皇上肯定是要立其他人當皇后的,她呀,沒有孩子在身邊做依仗,還能有什么?以后慘咯!”

蘇慧蕓站在假山后面一動不動地聽著,把兩個宮女的對話都聽得清清楚楚,那些話就像是當頭一棒敲在她的頭上,讓她整個人都懵了。

原來是這樣嗎?陸承安要娶別人,徐氏擔心她把孩子養壞,所以就把孩子抱走不讓她養,然后他們都在騙她,給她一個很幸福溫暖的假象,其實他們對她的好都是假的?這些日子以來,陸承安對她的好都是假的嗎?

蘇慧蕓扶住假山石,只覺得眼前發昏,一片黑暗。

如玉擔憂地看了蘇慧蕓一眼,見她臉色發白,一副很受打擊的樣子,頓時火從心頭起,氣沖沖地就沖了出去。

“你們兩個賤婢在胡說八道什么?皇上對娘娘好著呢,才不是你們說的那樣!”

“打死你們兩個賤婢!”如玉氣勢洶洶,戰斗力十足,沖上前去狠狠地就打了兩個宮女一耳光,直把兩個宮女都打懵了。

兩個宮女本來是躲在角落里議論,沒想到會正好被蘇慧蕓聽見,如玉突然沖出去打她們,她們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生生挨了兩巴掌,臉頰上火辣辣的痛。

如玉還不解氣,怒瞪著她們道:“你們兩個賤婢剛才說的話,娘娘都全部聽到了,一會兒就去告訴皇上,你們有再多腦袋都不夠砍的!”

兩個宮女一聽,頓時嚇白了臉,剛才她們說那些話,不過都是猜測而已,現在聽到如玉說要去告訴皇帝,不敢這事是真是假,她們肯定都要沒命了,嚇得噗咚一聲就跪在地上求饒。

“我們剛才是口沒遮攔,我們錯了……”兩個宮女一邊哭著求饒,一邊打自己的嘴巴,哪里還有半分先前的得意。

聽到兩個宮女掌嘴的聲音,蘇慧蕓閉了閉眼,緩過一口氣來,肅著臉走上前去。

兩個宮女看到蘇慧蕓,又趕忙膝行到她面前求饒,嘴里一聲一聲地道:“娘娘我們錯了,娘娘饒命……”

蘇慧蕓看到她們兩個,心里頭就一陣難受惡心,沉著臉道:“如玉,叫人把她們兩個綁了,交給皇上處置。”

“是。”如玉飛快地應了一聲,很快就叫來人堵了兩個兩個宮女的嘴,綁起來拖走了。

……

出了這樣的事,蘇慧蕓也沒有了賞荷花的心情,直接就回了朝華宮。

如玉帶著人把兩個宮女押去乾元殿,陸承安正在跟大臣商議政事,劉福守在殿外面,遠遠地看著如玉帶著人押著宮女過來,連忙快步走上前詢問是怎么回事。

“我是來找皇上替娘娘做主的。這兩個賤婢胡說八道……”如玉把事情經過詳細地跟劉福說了一遍。

劉福越聽臉色越難看,心道這兩個宮女也太大膽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這就進去稟告皇上。”劉福也不敢耽擱,他可知道蘇慧蕓對陸承安的重要性,急急忙忙地就進去殿里稟告了。

如玉在外面等了幾息功夫,就見劉福沉著臉疾步從殿里奔出來,抬手招了幾個人上前,指著兩個宮女道:“把她們拖下去,都拖走拖走!”

宮女被堵了嘴無法求饒,只兩只眼睛睜得大大的,絕望地望著前方。

陸承安肅著臉從殿里面走出來,動作快得像風一樣,如玉只覺得眼前一花,就見陸承安已經往前面走出很遠了,瞧著那個方向,陸承安是去了朝華宮。

朝華宮里,蘇慧蕓閉著眼躺在床上,腦子里不停地回想起兩個宮女說的話,簡直一團亂麻。她想告訴自己不要去想她們說的,她們說的都不是真的,她跟陸承安經歷了那么多,陸承安不會那樣對她的,她應該要相信陸承安的為人。可是人心是脆弱了,有了懷疑就會控制不住胡思亂想,蘇慧蕓難受得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陸承安心急如焚地趕到朝華宮,沒讓宮人通報,直接就奔進了殿里。

走進內室,陸承安一眼看到躺在床上背對著他的蘇慧蕓,纖細的身子讓他心疼,他二話不說大步上前,伸手將蘇慧蕓整個兒摟進懷里,雙手緊緊把人圈住,鄭重地道:“阿蕓,我們成親,馬上就成親。”

“我們早就該成親了。”陸承安抱著蘇慧蕓,滿心的愧疚和自責。

是啊,他們早就該成親了,他們一早就定了親,該走的流程早就走完了,就只差一個成親的日子,如果不是之前發生了太多的事,錯過了婚期,他們也都按照原計劃成親了。

蘇慧蕓靠在陸承安的懷里,難過得眼淚落下來,聲音哽咽,“你不是要娶別人嗎?”

陸承安都要被這句話氣瘋了,他真想把說過這句話的人通通抓起來砍了,當然,這里面不包括蘇慧蕓。

“我怎么會娶別人,我只想娶你一個。”陸承安看到她落淚就心疼不已,低頭親吻她眼角的淚水。

“不是她們說的那樣嗎?”蘇慧蕓喃喃地道:“不是為了哄我嗎?”

“傻丫頭,怎么會是她們說的那樣?怎么會是為了哄你?我從始至終要娶的人只有你一個,你會是我的皇后,我馬上就讓欽天監把選好的日子呈上來,越快越好。”陸承安一臉認真地說完,立馬就吩咐人去通知欽天監把選的適合大婚的好日子呈上來。

蘇慧蕓又小聲地道:“我想自己養孩子。”

“好好好,我馬上就讓人去把孩子抱回來。”這個時候,陸承安哪有不同意的,當即就命人去景春宮抱孩子。

如此這般,陸承安好說歹說地哄蘇慧蕓,又連下幾個命令,才把蘇慧蕓哄好。

景春宮那邊,徐氏得知宮里鬧出的事,心里雖然舍不得,但還是讓人把孩子送了回來。

如玉抱著孩子進門,蘇慧蕓連忙向她伸出手道:“快給我抱抱。”

“娘娘,他睡著了。”如玉快步走上前,輕輕地把孩子交到蘇慧蕓手里。

蘇慧蕓看著睡得屁是屁鼾是鼾的兒子,白白胖胖的小臉兒,那么惹人愛,她眼中含淚,低頭吻了吻他的臉蛋兒,心中想著,誰也不能分開他們的。

陸承安在旁邊看著,心疼又心塞,心疼是他不想讓蘇慧蕓難過,蘇慧蕓一哭,他就什么都依著她了,心塞是兒子抱回來,蘇慧蕓的心思都在臭小子身上了,他這個皇帝都得靠邊站。

蘇慧蕓抱著孩子親了又親,一直舍不得放下,陸承安把她對孩子的喜歡都看在眼中,心里暗暗做了決定。

第二日上朝的時候,陸承安就當朝宣布了一道圣旨,立蘇慧蕓為后,大婚之期定在一個月后。

此道圣旨一出,讓許多心思活絡,蠢蠢欲動的大臣都備受打擊,他們一直覺得陸承安不給蘇慧蕓封位分是有別的想法,就想把自己家的姑娘送進宮,現在立后圣旨一下,他們才知道他們是想錯了,皇帝陸承安不是不封蘇慧蕓,是要找個合適的機會封。

立后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各府,不知有多少貴女背地里傷心落淚,皇帝陸承安器宇軒昂,英俊神武,是她們心目中的最佳人選,現如今皇帝陸承安封了皇后,她們即便能進宮也只能低人一等了,真是好氣啊!

更氣的是皇后還是個孤女啊,要家世沒家世,要靠山沒靠山,可就是這樣的一個孤女,讓皇帝陸承安心甘情愿地愛她,封她為后!

然而,立后圣旨還只是開始,三天后,皇帝陸承安又下了一道圣旨,封還不滿三個月的皇長子為太子。

此道圣旨一出,眾人嘩然。

有大臣反對,“皇長子還太小,現在就立太子是否不妥?”

陸承安也不顧忌什么,直接道:“他現在還小,難道以后不會長大嗎?你們難道不是從小孩子長大成人的?”

又有大臣面露擔憂,“皇長子太小,不知道以后資質如何?還望皇上三思!”

陸承安嗤了一聲,挑著眉道:“愛卿是覺得朕的資質不好?”

這話就有意思了,哪有大臣敢說陸承安的資質不好的,連忙道:“臣不敢……”

就這樣,陸承安舌戰群臣,大獲全勝,封了還不到三個月的皇長子為太子。

除此之外,陸承安還干了一件事,就是讓徐氏清理后宮,凡是那些心思活絡、多言多語、胡說八道、別有用心的宮人全都清出宮去。

“如今宮里的主子就我們幾個人,用不著那么多的宮人伺候,清理一下,也能避免很多事端。”

徐氏行動力極強,立馬就安排人整頓起后宮來,不過幾天時間,就清理出一大批不用的人,全部通通打發出宮。

這么一來,宮里頓時就清凈了不少,也再無人背地里亂嚼舌根了。

這日,蘇慧蕓把如玉叫到身邊,拿出一個盒子給她,里面裝著一些銀錢,還有一對玉鐲子。

“這是我給你的嫁妝,你過幾日就要跟林護衛成親了,以后跟林護衛好好過日子。”

“娘娘,奴婢舍不得你。”如玉捧著盒子,眼望著蘇慧蕓萬分不舍,眼淚從眼眶里滾落出來。

“哭什么,這是好事。”蘇慧蕓拿帕子給她擦眼淚,溫和地笑著道:“你成親那天我再去看你,林護衛在宮外等你,你快去吧。”

“娘娘,保重。”如玉跪下給蘇慧蕓磕了頭,向蘇慧蕓道別,然后一步三回頭地出了宮。

那天晚上,陸承安處理完政事去朝華宮看蘇慧蕓,見她一個人懨懨地坐在榻上,連他進去她都沒有發現。

“想什么想得這么出神?”陸承安走過去坐在蘇慧蕓的身邊,伸手把她拉到懷里坐下,親昵地摟著她。

蘇慧蕓靠在陸承安懷里,懨懨地道:“如玉出宮了,以后我要再見她也不容易再見到了。”

原來是這么回事。

陸承安笑著捏一下她的臉蛋兒,哄著她道:“你以后要是想她了,就召她進宮不就好了。”

蘇慧蕓搖搖頭,“她馬上就要成親了,以后也會有夫君有孩子,哪能經常召她進宮。”

陸承安一聽就知道癥結所在了,親一親她的唇瓣,嘴角彎起一抹笑,道:“你是不是想去看她成親?”

果然什么都瞞不過陸承安,蘇慧蕓點了點頭,“她跟我從小一塊兒長大,我舍不得她,她要成親了,我想去看看。”

“那就去吧。”陸承安依著蘇慧蕓道:“到那天我們一塊兒去。”

聞言,蘇慧蕓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陸承安,張了張嘴道:“你是皇上啊!”不方便去吧。

陸承安輕笑一聲,“這有什么,我們換便裝去就是了。”

于是到了如玉成親的那天,陸承安果然說到做到,他帶著蘇慧蕓換了便裝,扮成普通的夫妻出了宮,一起去林護衛家喝喜酒。

如玉看到蘇慧蕓和陸承安一起來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簡直不敢相信,差點兒把蘇慧蕓和陸承安的身份叫出來。

蘇慧蕓連忙上前,握住如玉的手,笑著道:“我們來喝杯喜酒。”

如玉連忙把他們領到屋里去,單獨給他們安排了一桌。

陸承安一直陪在蘇慧蕓身邊,看著如玉跟林護衛拜了堂,喝了幾杯喜酒才離開。

回去的路上,陸承安手牽著蘇慧蕓的手,笑著問她,“今天開心嗎?”

“開心。”蘇慧蕓歡喜地道。

陸承安挑挑眉,“看別人成親就這么開心?”

“嗯?”

“那到我們成親的時候不是更開心?”

蘇慧蕓聞言就笑了,笑容燦爛得跟枝頭上盛開的花朵兒一樣,撲進陸承安的懷里道:“會更開心的。”

是的,帝后大婚當然是最開心的,不僅兩個大婚的人開心,也是全大夏的人民普天同慶的日子。

到了大婚的那一日,蘇慧蕓要從定王府出嫁,由正、副使迎接進宮里大婚。

那天天還沒亮,蘇慧蕓就被宮人們從床上拉起來洗漱穿衣打扮,足足折騰了幾個時辰。

迎親的隊伍延綿數里,城里到處張燈結彩,百姓們夾道圍觀,熱鬧非凡,即使是在很多年之后,有人回想起當年帝后大婚的盛況,也會忍不住贊嘆一聲,所謂紅妝十里、江山為聘也不過如此了。

皇后的大婚禮服繁復復雜,大紅色的曳地長裙鑲嵌了許多的珍珠寶石,頭上蓋著的鳳冠華麗富貴,灼灼生輝,使得本來就長得艷麗奪目的蘇慧蕓更加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大婚是在乾元殿,蘇慧蕓沿著乾元殿前面的漢白玉臺階一步步走上去,每走一步,她就離陸承安更近一分,陸承安穿著皇帝的大婚禮服站在乾元殿前面的臺階上,他的目光凝視在蘇慧蕓的身上,眉眼含笑,朝著走近的蘇慧蕓張開雙臂,蘇慧蕓俏麗的臉上露出歡喜的笑容,如歡快地鳥兒一樣奔入他的懷抱。

陸承安擁住蘇慧蕓,心滿意足地在她的耳邊道:“我心悅你,我的皇后。”

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1. 女主重生

      女主重生小說跟男頻的重生小說不同地方是,女主重生小說以感情戲,女強戲居多,題材更有女主重生復仇小說、女主重生后后悔珍惜男主的寵文、現代古代女主重生小說等多種風格的題材。這里無憂看書網為你推薦2019年好看的女主重生文,更多題材向的女主重生文請在本站搜索。...

    1. 古言寵文

      古言寵文小說是深受女性讀者朋友喜歡的類型,該類小說中女主嬌憨或古靈精怪等,深受男主的寵愛,整篇小說都甜寵無虐點。無憂看書網為大家推薦好看的古言寵文小說,小說題材包括有,重生穿越、復仇、權謀宮斗、輕松搞笑、日常種田等等,滿足各類讀者朋友的喜歡。...

    1. 宮斗小說

      宮斗小說一般以古代封建王朝為背景,講述宮中各個階層的人物,為了自己的目的,在宮中展開心計、謀略上的施詐斗爭、角逐的事故。其中有精彩的權謀相爭,為了愛情向命運的抗爭,也有無休止的后宮爭斗。無憂看書網為大家推薦好看的完結宮斗小說,包含寵文、穿越重生等類型...

    書友評論

    最新評論

    猜你喜歡

    大神佳作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屏